skip to Main Content

新冠疫情紧急危难:宗座圣赦院准许全大赦和集体赦罪

宗座圣赦院颁布法令,准许为新冠肺炎病患、照顾他们的人,以及在世界各地为他们祈祷的信友颁赐全大赦。法令也指出,在重大需要的时刻,可施行集体赦罪。 (梵蒂冈新闻网)面对新冠病毒紧急危难,教会为感染新冠病毒的信友、医护人员、他们的家属,以及借由各种名义,包括透过祈祷来照顾他们的人,提供获得全大赦的机会。宗座圣赦院院长皮亚琴扎(Mauro Piacenza)枢机签署了这道法令,并于3月20日公布。 在颁布法令的同时,宗座圣赦院也发表了一份公告,强调了「当前形势的严重性」。在恢复正常之前,「尤其是在全球大流行病的严重疫区内」,可颁赐「集体赦罪」;也就是说,一次赦免多名悔罪的信友,忏悔者不必「事先个别办告解」。 再者,新冠肺炎病患、依法隔离的信友,以及照护新冠肺炎患者,因而暴露在感染风险下的医护人员和家属,也可透过诵念《信经》、《天主经》,以及虔敬地恳求圣母助佑,从而获得全大赦。无法领受病人傅油和天路行粮的临终信友,也能获得全大赦:在这种情况下,圣赦院建议使用十字苦像或其它类型的十字架。 其它处境的信友可选择通过不同的方式来获得全大赦,诸如:朝拜至圣圣体、恭读《圣经》半小时以上、诵念《玫瑰经》、拜苦路,或是诵念《慈悲串经》。无论选择哪种方法,为领受全大赦,信友必须恳求天主终止疫情,恩赐病人宽慰,并赐予蒙主恩召者永远的救恩。 在集体赦罪方面,宗座圣赦院解释道,「司铎必须尽量事先向教区主教报备;倘若无法提前通知,事后要尽快告知教区主教」。事实上,教区主教始终有权「在自己的教区内,根据疫情的程度,为重大需要的个案作决定,合理地颁赐集体赦罪」。比方说:「在医院诊间门口,或者在住院收治的信友面临生命危险的地方,在适当的预防措施下,尽量运用扩音方法,让信众听见赦罪。」 此外,宗座圣赦院也鼓励在必要时刻,与卫生当局达成共识,评估组成「特殊医院辅导司铎团」的需求和机会,以确保病人和临终者所需的灵性协助。这项举措务必「基于自愿,并遵守防疫规范」。 对于「沉痛地无法领受圣事性赦免的个别信友」,宗座圣赦院引用《天主教教理》,指出「完美的痛悔来自爱天主于万有之上的爱」。这种忏悔者「依照当下的能力,真诚地恳求宽恕,并下定 决心尽快办告解」。如此一来,「包括大罪在内都能获得罪赦」(参阅:《天主教教理》,1452号)。 隐形又险恶的疾病如今威胁到全人类的性命。面对每天新的不稳定局势,人人焦躁恐慌,身心格外煎熬。宗座圣赦院在公告的结尾写道:「教会从未像此刻这样,感受到诸圣相通功的力量,向死而复活的吾主耶稣献上祈愿与祈祷,特别是在没有子民参礼的情况下,由司铎每天奉献弥撒圣祭。慈母教会呼求童贞荣福玛利亚、仁慈的母亲、病人之痊,以及她的净配大圣若瑟、旅途中教会的主保,恳请他们转祷,并祈求上主让全人类摆脱如此灾难。」

亚庇总教区修道生活醒觉圣召营吸引男女青年踊跃出席

圖示亞庇總教區修會委员会于2020年3月13日至15日在吧巴和平中心举行修道生活 聖召营。  大约八十余名男女青年参与。 (吧巴汛)亞庇總教區修會委员会于2020年3月13日至15日在吧巴和平中心举行修道生活聖召营,大约八十多名參加者。         超过 十四个來自沙巴,砂拉越各地以及馬來亞半島,菲律賓和汶萊不同的男女修会团体包括平信徒团体,分享他們的团体灵修生活方式。其中一些人分享他們生命中與主的奇妙相遇以及在主内生活的幸福,虽然起初他们会遇到与来自有不同家庭背景的人相处的挑战。靠着天主的恩宠,他們學習寬恕,實踐美德和愛心。          圣召营以拜苦路開始,由亚庇总教區修會委员會主席多默•保禄修士(Thomas Paul SG) 领導。 隨後,艾登神父主持開幕彌撒,然後是馬丁神父講道,说目前肆虐的新冠肺炎病毒可夺走人命,但它不能夺走我们的信德。     第二天彌撒,由安德魯金神父主持。他鼓勵青年勇敢回應天父的召叫,不要害怕接受挑战。 另外,各修会代表分享各团体神恩或灵修精神及其服務。及來自各教會的分享,方济小兄弟会Valentine神父在朝拜赞美时刻,带领動作唱。         來自古晋方济小兄弟会剌法尔修士主讲有关‘聖潔的召唤’的讲题,並分享教宗方济所著的‘福音的喜乐’。他说,聖潔不是通往基督的方式,而是基督是通往聖潔的方式。聖潔带给我们活力与喜悅。          在俗加尔默罗圣衣会拿丁…

Back To Top